首頁(yè) > 設計 > 平面設計 > 正文

視覺(jué)設計師到底要如何學(xué)習視覺(jué)設計呢?

2020-07-01 12:14:54
字體:
來(lái)源:轉載
供稿:網(wǎng)友

談起視覺(jué)設計的學(xué)習,好像并沒(méi)有誰(shuí)能夠講清。視覺(jué)看起來(lái)很難和理性扯上關(guān)系,因為視覺(jué)是顯而易見(jiàn)的,做之前沒(méi)人知道要做成什么樣,做完之后又很容易被挑戰。有人說(shuō),學(xué)習視覺(jué)設計最好的方法是不斷的做項目,我卻不這樣認為,悶頭不停的做項目是沒(méi)有前途的,時(shí)間久了,縱然軟件越來(lái)越熟,但是稿子一定是越來(lái)越「行活兒」,最后畫(huà)圖就會(huì )成為本能,而留給思考的時(shí)間越來(lái)越少。有人說(shuō),視覺(jué)就是玩票,不用在意視覺(jué)到底能不能用上,先po概念上來(lái),我也很不贊成這種方式,因為玩票背棄了設計的意義 —— 解決問(wèn)題。

從一分鐘畫(huà)小人兒測試說(shuō)起

我曾經(jīng)邀請同事在一分鐘之內用盡可能豐富的語(yǔ)言畫(huà)一個(gè)小人出來(lái),后來(lái),同事們都被自己畫(huà)的小人逗樂(lè )了,畫(huà)的實(shí)在太滑稽。我自己也做了這個(gè)測試,發(fā)現一分鐘其實(shí)很長(cháng),畫(huà)一個(gè)小人根本用不了那么多時(shí)間,后面的幾十秒白白被浪費,最后的幾秒我加了幾條無(wú)意義的裝飾線(xiàn)。

同樣在短時(shí)間內的涂鴉,Von Glischka 就畫(huà)的豐富,想必他肯定會(huì )畫(huà)滿(mǎn)一分鐘,因為有很多可以畫(huà)的內容,那些基本形之外的線(xiàn)看起來(lái)并不亂,非常妥帖的為襯托造型而存在。

為什么我們在一分鐘內不能畫(huà)出豐富的圖畫(huà)呢?因為平時(shí)積累的少,思考的少,練習的少,腦子里很空。再看幾個(gè)問(wèn)題:

無(wú)法在無(wú)網(wǎng)絡(luò )的環(huán)境下做設計,嚴重依賴(lài) Dribbble

很難集中注意力,進(jìn)入平穩思考的狀態(tài)

面對很急的需求,往往做不到60分的設計

熱衷“搬運”,畫(huà)圖全靠找參考

發(fā)現沒(méi),那些我們經(jīng)常遇到的問(wèn)題,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引起過(guò)我們的注意,為什么腦子很空?為什么嚴重依賴(lài)找參考?為什么很難投入思考?為什么創(chuàng )新能力弱?這些聽(tīng)起來(lái)似乎說(shuō)不清道不明。前面的“一分鐘測試”告訴我們,平時(shí)不做針對性的練習,凡事靠找參考,那么,當網(wǎng)絡(luò )的大門(mén)關(guān)閉的那一刻,我們就會(huì )發(fā)現一個(gè)“蒼白”的自己,這種狀態(tài)急需改善。

什么是視覺(jué)設計?

我們首先需要明確視覺(jué)設計是一個(gè)怎樣的問(wèn)題。說(shuō)到底,視覺(jué)是人尺度下的觀(guān)看,人類(lèi)的觀(guān)看模式(觀(guān)看模式指的是視網(wǎng)膜上刺激錐狀細胞和桿狀細胞發(fā)射信號給人腦,人腦讀取信息這個(gè)過(guò)程)是一定的,所以,視覺(jué)設計師的責任就是在這種觀(guān)看模式下,為用戶(hù)的觀(guān)看做排序。

如果我們的稿子信息層級明確、造型精美、色彩搭配漂亮、轉場(chǎng)優(yōu)雅,且 pixel perfect,那視覺(jué)的問(wèn)題不就解決了么?說(shuō)起來(lái)簡(jiǎn)單,做起來(lái)難,這就是為什么好的視覺(jué)設計師很少的原因。

從哪里開(kāi)始?- 回歸紙筆訓練

記得上學(xué)時(shí)候,導師經(jīng)常帶我到甲方公司評圖,經(jīng)常需要在硫酸紙上改小樣,而圖紙是特定比例尺下的縮放,1:100、1:500、1:1000甚至更大,但是導師每次改圖的時(shí)候誤差不超過(guò)1公分,我曾經(jīng)不服特意拿尺子量了一下,竟然沒(méi)錯!他經(jīng)常說(shuō),“能把看到的畫(huà)下來(lái),手頭能跟上眼睛,就算出師了”。

2015年,Adobe 聯(lián)合紐約幾家知名的設計事務(wù)所只做了一份名為“設計師最喜歡的工具調查”,問(wèn)卷被發(fā)放到200多個(gè)國家,回收到近4000份有效問(wèn)卷,調查結果顯示,約64%的設計師最喜歡的工具是紙和筆。

△ 紐約 Hyperakt 工作時(shí)繪制

你不禁會(huì )問(wèn),現在設計軟件這么強大,為什么還是用紙筆呢?因為只有切斷網(wǎng)絡(luò )、關(guān)掉屏幕,我們才能集中注意力到視覺(jué)問(wèn)題本身,外界的干擾才能暫時(shí)被關(guān)閉,才能全身心的投入一種平穩的思考當中。

長(cháng)期堅持紙筆訓練的回饋是顯而易見(jiàn)的,如果能在紙上把視覺(jué)的問(wèn)題解決掉,那么界面的視覺(jué)設計也很容易掌握,因為的人觀(guān)看模式不變,變得只是承載信息的容器,從紙面改為瀏覽器、手機屏幕等等。

很多好的設計師都有很強的紙筆能力。我很喜歡的一位 Evernote 的設計師 Carlos Rocafort IV,非常推崇手繪,基本功非常棒,而且多種風(fēng)格通吃。不僅能處理好關(guān)系復雜的圖形關(guān)系,而且色彩的調和能力也很厲害,畫(huà)的圖標有很強的個(gè)人風(fēng)格。

如何開(kāi)始紙筆訓練?- 先定一個(gè)小目標

視覺(jué)設計能力是可以通過(guò)刻意的訓練慢慢培養起來(lái)的,說(shuō)到底,是為信息排序。人類(lèi)喜歡完形有親密性的元素、喜歡對齊、重復和對比,那么我們在設計中就應該多遵循以上規則,并且在平日的訓練中多增加以上規則被練習的比重。

素描和色彩是一切視覺(jué)問(wèn)題的基礎,這兩個(gè)問(wèn)題解決起來(lái)并不難,關(guān)鍵是掌握正確的方法才能事半功倍,單憑悶頭努力是沒(méi)有用的。先定一個(gè)小目標,這個(gè)目標不求大,一定要容易完成,否則難以獲得成就感,長(cháng)期沒(méi)有成就感,就很難堅持下去,從一個(gè)小問(wèn)題開(kāi)始,小問(wèn)題解決了,就慢慢給自己加大難度,循序漸進(jìn),不要著(zhù)急。

比如,打算造型能力上一個(gè)臺階,那就先擱置色彩的問(wèn)題,多用線(xiàn)表達,換很多種表達方式,線(xiàn)的組織熟練之后,嘗試用黑白切分面,面的切分掌握熟練之后,嘗試用色彩的冷暖表現,等等。學(xué)習其實(shí)是一場(chǎng)馬拉松,不停有人下去,不停有后面的人趕超上來(lái),而最后的贏(yíng)家一定是穩步向前的,如果一開(kāi)始就猛足勁兒沖,后面的路就很難堅持下去,會(huì )更費力,一開(kāi)始不要著(zhù)急,看準方向,遇到問(wèn)題一個(gè)一個(gè)解決,多看多畫(huà)多思考怎么畫(huà)的更好。

上學(xué)的時(shí)候可以自由支配的時(shí)間很多,我會(huì )做很多練習,嘗試用不同的工具,針管筆、手寫(xiě)板、油畫(huà)棒等,有針對性解決黑白分配、表述故事和用色彩造型的問(wèn)題。

△ 自繪,2010年左右

上半年我給自己定了一個(gè)100天堅持畫(huà)畫(huà)的計劃,想讓自己的眼睛和手“熱”起來(lái),臨摹了很多迪士尼的手稿、還臨摹了阮佳同學(xué)的原畫(huà)、把中秋的日本關(guān)西行也涂了出來(lái),我的原則是少寫(xiě)備注,多用“畫(huà)”,有時(shí)候會(huì )對自己比較苛刻,涂的不滿(mǎn)意就再涂一張。

如何糾正和提升自己的視覺(jué)設計水平 – 尋找標桿“矯正”

最后談?wù)勗诋?huà)畫(huà)的過(guò)程中如何糾正自己的錯誤。多年的視覺(jué)習慣可能是比較頑固的,比如,我知道造型不好看,但是不知道問(wèn)題出在哪里,比如我知道顏色很亂,但是不知道該如何歸納等等,那么,這時(shí)候就需要你去尋找一個(gè)榜樣用來(lái)“矯正”。很簡(jiǎn)單,找到一個(gè)和你表現方法相近的作品,仔細琢磨。

在一個(gè)網(wǎng)站設計的項目中,我需要繪制一張插畫(huà),用最輕松隨性的方法組織元素,拉近集團與應聘者的距離。最初的一稿我的方法并不對,招聘網(wǎng)站上并不適合放工業(yè)感很強的插圖,這不符合整站的調性,過(guò)于精密的插圖會(huì )讓人敬而遠之。

第二稿我調整了方向,改為涂鴉的方法。

在繪制的過(guò)程中,遇到很多問(wèn)題,比如如何組織畫(huà)面,如何控制彩度等等。我開(kāi)始站酷上找類(lèi)似的畫(huà),翻到含橙之后,我就開(kāi)始研究他是怎樣概括造型、怎樣提煉元素、怎樣串聯(lián)故事、怎樣使用色彩的,然后再比對自己的畫(huà),很容易就發(fā)現自己的問(wèn)題在哪里。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,我學(xué)會(huì )了如何將畫(huà)面畫(huà)的豐富,也學(xué)會(huì )了靈活控制畫(huà)面元素的量,根據需要安排最佳元素出場(chǎng)。過(guò)程是痛苦的,但是突破了自己,解決了新的問(wèn)題,結果還是很開(kāi)心的。

寫(xiě)在最后

視覺(jué)設計是一些由精確到像素的細節組成的,方寸之間承載的都是設計師的思考。我們每天的大部分時(shí)間都在工作,處于長(cháng)期“輸出”的狀態(tài),但是你有想過(guò)給自己持續“輸入”么?趕快拿起紙和筆,為自己的未來(lái)做一些沉淀吧。

最后推薦一位身邊的勤奮妹子,騰訊游戲設計師,她很高產(chǎn),而且有很多步驟性的小圖,是不錯的學(xué)習素材。

發(fā)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(hù)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(fā)表